人物访谈
梁雄彪,一杆进洞天注定
浏览次数:2626日期:2018-04-18

屋内古桌旧椅、院外怪石流水,步入梁雄彪的雅宅,即时能感觉到他建筑设计师的出身,却难找到他痴迷高尔夫的迹象,直至那只被视为其家庭成员的鹦鹉热情地走到笔者跟前,一问名字,居然叫“OB”(高尔夫专业术语,意为出界违规)。

   “绿毒”

在广州的建筑设计界,梁雄彪自认为是最早打高尔夫的一个,1998年就入了行。“当初学球想认识些高端人士、拓展一下自己公司的业务,结果打开才发现这项运动并不像自己此前以为的商业化应酬。”他笑着说,“之后我一出去打球就跟公司的人说自己要去应酬,实际上,我打了这么多年球,在球场上没谈成过一笔生意,所以啊,高尔夫是一项改变了我初衷的运动。”

染上“绿毒”后的他,每周一场球是至少的,疯的时候一周连打五六场,水平提升得也快,渐渐练到了单差点。记得2003年在南华球场打比赛,第一洞打个+2后他没多想,后面捉了4只鸟也没感觉,结果赛后一看成绩,居然是平标准杆的72杆!这等水平放在业余球界自然算高手,所以这些年参赛积下的奖杯多达七八十个,“奖杯多到成灾”。

水平高了,有没有试过一杆入洞?“试过,那天差点还是两个一杆入洞!”笔者听着正惊讶,他却发出了更令人诧异的感触:“而且我发现啊,一杆入洞其实是‘整定’的,到那个时候你想躲都躲不开”。

“麻烦”

梁雄彪记得那是2007年的假日半岛球场,打到一个三杆洞,看着球一发出去就直飞向150码外的旗杆,心中一惊。“之前就听说过,一杆入洞会好麻烦,所以我心里边不断叫‘不要进、不要进’,”结果球“啪”的一声击中球杆,弹开了,梁雄彪长舒一口气。好不容易躲开了一杆入洞的他继续挥杆,接下来那个洞的果岭前有大片沙地,他开球后看着球飞过沙障就落地,于是完全没有之前打杆那种惊心的预感——落点离洞口还远着呢。孰料,这个洞的果岭设计其实有一定的坡度,球落地后非但没停下来,还顺着斜坡继续滚,最终愣是滚进了球洞。“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洞的特点,开完球就觉得自己打短了,球飞过沙池已经庆幸,想不到居然进了!”

接下来,他不得不经历一杆入洞引来的“麻烦”,按着高尔夫的规矩,花钱如流水的庆祝开始了:先是把自己的球会消费卡花光,用于请所有的球友打球庆祝,接下来大排筵席,请所有人大吃大喝……从此,他认定一杆入洞是老天爷早有安排的,凡人根本无从躲避。

水平高了,球友多了,很多设计界的同行也被梁雄彪拉下水了。玩到2010年,广州地产界打高尔夫的建筑设计师和室内设计师凝成了一支设计师高尔夫球队,入行最早的梁雄彪自然而然被选为队长。

“龃龉”

组队之初,每个队员交一千元会费用于搞活动,结果设计师们玩开了才发现,这钱动都不用动——原来设计师队建队之时,正值中国房地产业的暴发期,很多想跟设计师搞好关系的企业争相提供赞助,所以包括月例赛在内的球队活动根本不愁经费。一个北京的老板,发现这种赛事营销方式后还成立专门的办赛公司,每年花几百万在全国各地办三四场全国性的设计师高尔夫球赛,邀请广州、深圳、佛山、上海、北京、昆明等地的设计师组队参赛。

跟其他城市的设计师队交过手后,梁雄彪对自己的球队愈发喜欢:“我们广州队是人数最多的,有三四十人,而且最齐心,这非常难得。”原来设计师行业在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生态,有的城市设计师之间的商业竞争很剧烈,即使作为队友联手参赛,比赛中也时有“龃龉”。相比之下,广州的设计师队极为融洽,大家非但在比赛中齐心协力,平时在商界也是共同进退,避免出现同行间相互压价的情况。

“我做设计想用一种石料,自己手上没有便到队里打听,很快就有队友帮找到。”在梁雄彪看来,广州的队员们在资源共享上已经形成一种默契,“擅长搞餐厅设计的如果接到了酒店设计的项目,会主动将项目介绍给擅长酒店设计的队友,我们球队真的做到了相互帮助。”

随着设计事业和球队运营都上了轨道,梁雄彪清闲之余干点什么好呢?他想起了一宗“旧怨”。

“旧怨”

15年前,梁雄彪与朋友合作建了个中文的高尔夫网站,这个网站迅速发展成中国最大的高尔夫网站,网站的广告一直做到香港,还引来了有合作意向的投资公司。可是,半年后的2000年全球网络股崩盘,该网站也受累关张。

“想来1999年那个网站其实是做早了,因为当时国内打高尔夫的人基本不上网。”总结过这宗“旧怨”后,梁雄彪如今一闲下来,又琢磨着重开网站,“现在新一代打高尔夫的人基本都会上网,所以今年如果可能的话,我会重新搞网站,功能侧重于工具型而非信息型的,至于更细节的考虑嘛……先不说,保留点神秘感,到时网站一开就明白了。”

一个建筑设计师为何如此执着于搞网站呢?“当年借着搞网站,我把广东省内50多个球场打遍了,自己为网站写攻略、拍照片,觉得很好玩!”如今中国多了很多球场,网站的重建,对于梁雄彪来说形同一次新的高尔夫之旅。中国高尔夫球场的不断增加,对于设计师来说魅力无穷,“每个球场的设计特色都不一样,我打过的球场中综合素质最高的在云南,这是地理环境决定的。”梁雄彪最后说道,“当然现在国内也冒出了一些所谓的‘贵族场’,我去到一看,设计不怎么样,一味就是收费贵,根本不值得打。”

资讯来源:羊城晚报记者 梁劲松